《從過渡到新生》(2014 -2016 )

過去十幾年間,香港匯聚了來自四面八方的避難者。面對著母國的各種威脅,他們穿洲渡海,有的前往鄰國,有的落難到語言不通的新國度,有的甚至輾轉來到離本國7000公里外的地方--香港--一個想像中發達而文明的自由之處,期望能夠在此「中轉站」通過難民身份審批,以被納入第三國尋求定居。然而年月過去,避難者一直被困於國家之間,在搖搖欲墜的閃爍霓虹燈下,等待命運的發落。


香港每年潛居約六千個來自世界各地的「尋求庇護者」(Asylum Seeker),他們因為種族、信仰、或是政治迫害等原因離開祖國,過渡到香港—一個想像中發達而文明的城市—期望能夠在此通過難民身份 (Refugee Status)審批,被安置到最終的落腳地。

 

這些來港的尋求庇護者在沒有通過難民甄別面試之前,基於人道理由,政府每月會給予有限的資源援助,包括上限為1,500港幣的租金津貼,和一些食物禮券。2014年,港府實施「統一審核機制」,由入境處綜合辦理個類別申請免遣返保護,申請者通過此關卡後,會被入境處轉介至聯合國難民署,讓其確認該申請人為難民,最終把獲確認為難民者,安排移居至第三國家。

 

入境處表示,自統一審核機制實施至今,接獲超過17,000宗免遣返申請。不過,截至今年1月底,入境處完成審核的3,355宗個案中,獲確立的只有27宗,不足百分之一,這個數字在西方國家則為25%至40%不等。等待接收國家的召喚,成為滯港難民惟一的期望。

 

面對著遙遙無期的滯留狀態,尋求庇護者在香港建立了新生活,有人默默等待,有人挺而走險,有人受不住煎熬冒著風險重回母國。土生土長的難民二代,以及很多在港很大成人的孩子,卻面對著同樣的命運:幼年沒辦法正式入學,長大後又因沒有身分證明而不被允許工作,在艱難的惡性循環裡,誰能找到一個能夠安身的蜜與奶之地?

 

英文版本

 

​ALL IMAGES © 2014-2020
BILLY H.C. KWOK ALL RIGHTS RESERVED.

Arif's mother sits in her room in Dhaka, Bangladesh in 2015. Arif left his entire family and escaped to Hong Kong in 2009. His father past away in 2014, leaving his mother with a younger brother at home in Bangladesh.